原标题:官宣新并购 Uber做大外卖铁了心

  来源:北京商报网

  自从在外卖上面尝到甜头之后,Uber就开始猛攻这一领域,特别是在疫情带来的新机遇之下,Uber对于这一蛋糕的觊觎更甚。通过并购抢占市场份额是最直接的方式之一,Uber也深谙其道,虽然在Grubhub那遭遇了滑铁卢,但这并未影响Uber的野心,这一次被盯上的是美国第四大外卖平台Postmates。不过,在烧钱换市场的策略之下,Uber要想通过外卖实现盈利愿景,还是有点距离。

  出价26.5亿美元

  在出手收购这件事上,Uber一直没停下步伐,此前传闻很久的收购外卖平台Postmates有了最新进展。7月6日美股盘前,Uber董事会已经批准以26.5亿美元收购Postmates,形式为全股票交易。据相关知情人士透露,Uber Eats主管皮埃尔-迪米特里·戈尔-科蒂将继续运营合并后的Uber外卖业务。

  早在6月底,Uber和Postmates的这桩“联姻”就有了苗头。彼时,《纽约时报》援引收到的一份报告称,Uber已经向Postmates发出了收购要约,谈判正在进行中。就收购消息的真实性、双方的谈判进展以及Uber对于外卖市场的规划,北京商报记者联系了Uber方面,不过截至发稿还未收到具体回复。

  对于Uber来说,这次收购虽然不至于势在必得,但至少也是不能再错过的机会了。毕竟,在一个月前,Uber已经失去了Grubhub这个机会了。今年5月,Uber向美国另一大外卖平台Grubhub发出收购要约,双方已展开收购谈判,彼时的消息称,双方最快有望于5月内达成交易。此后,虽然两家公司在收购价格方面出现分歧,但5月21日有报道指出,双方已接近达成交易。

  之后,出于对反垄断的担忧,Uber退出了收购谈判。据了解,几名美国民主党议员对这笔潜在交易表示出了担忧。根据市场研究机构Second Measure的统计显示,按照今年5月的销售额计算,在美国外卖市场中,DoorDash、Grubhub、Uber Eats、Postmates分列前四位,四者所占的市场份额接近98%。其中,DoorDash约占45%,Grubhub约占23%,Uber Eats和Postmates则分别约占22%和8%。

  由此看来,垄断的担忧并非没有道理,一旦Uber收购Grubhub,那么美国外卖市场几乎会呈现出一分为二的局面。

  就在Uber退出收购后不久,6月11日,总部位于荷兰的Just Eat Takeaway宣布,以73亿美元的企业价值收购Grubhub。该公司表示,合并后的配送公司一共在2019年处理了5.93亿份订单,将在全球范围内拥有超过7000万的活跃客户。

  纠结的Postmates

  相较于Grubhub,Postmates的确体量更小,通过反垄断审查的可能性也更高。但事实上,Postmates一直以来都有些摇摆不定,Uber并非其唯一的选择。

  成立于2011年的Postmates,总部位于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的旧金山市,原本以快递配送为主,在注意到食品配送这一蓝海之后,也开始在外卖上面频频发力,被看做外卖市场的独角兽。美国融资平台Pitchbook的数据显示,Postmates已经累计融资9.06亿美元,2019年下半年完成F轮融资2.25亿美元,彼时的估值约为24亿美元。

  在美国四大外卖平台中,Postmates与DoorDash暂未公开上市。但Postmates的上市之心从未停止,一直在寻找潜在的上市机会。

  公开媒体报道显示,2019年2月,Postmates在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(SEC)注册了IPO,但未进行股票首次公开募股。

  最新消息是Postmates已经重新启动了IPO计划。6月底,路透社援引知情人士的消息称,Postmates公司恢复了首次公开募股(IPO)的计划,最早可能在7月公开其IPO登记,上市前这一过程通常只需数周时间。此前Just Eat Takeaway以73亿美元收购Grubhub的交易,以及同行最近的筹款,都使Postmates觉得到了继续推进IPO的时候。对于这一消息,Uber和Postmates并未置评。

  事实上,除了IPO之心,Postmates早就释放出“卖身”的信号。去年7月,就有报道称,Postmates正在考虑将公司出售给其他巨头,DoorDash、沃尔玛以及Uber均在其考虑之列。知情人士透露,该公司一直在与Qatalyst Partners合作,而后者擅长为科技公司寻找买家,在大型并购中屡屡成功。无论是Postmates独立上市还是与Uber强强联手,从目前各方的动作来看,美国外卖市场的洗牌都是在所难免了。

  焦急的Uber

  根据目前透露出的风声,Uber无疑是最接近Postmates的一个,这一交易对于Uber而言也至关重要,可以帮助其与行业老大DoorDash同台竞争。虽然Postmates体量不算大,但它在洛杉矶和美国西南地区的优势地位还是很稳的。

  Uber之所以执着于寻找“联姻者”,是因为外卖已经成了其当前的救命稻草。疫情当前,网约车需求大幅下降,而外卖业务则遇到了良机。Uber的2020年一季度财报显示,其总营收为35.43亿美元,同比增长14%,但净亏损却同比扩大至29.36亿美元。

  其中,Uber共享出行业务营收为24.7亿美元,同比增长2%;而外卖业务成为最大的吸睛点,营收为8.19亿美元,与去年同期的5.36亿美元相比,增幅高达53%,甚至部分弥补了出行业务的损失。

  Uber首席执行官Dara Khosrowshahi自己也坦言,当出行业务受到疫情重创,Uber快速应对,将更多精力和资源投入到Uber Eats业务上。

  互联网分析师杨世界表示,共享出行企业做外卖有自己的特点,网约车资源比较丰富,可以充分调动,在路径优化、出行数据基础方面有一定的优势。在疫情影响之下,网约车陆续转做餐饮外卖、药品配送等服务。外卖行业的成本还是集中在人力成本上,如果能把外卖员成本降下来,利润空间还是存在的,比如滴滴、Uber等网约车在这方面,也有一定的优势。

  而在Uber Eats高速增长的同时,美国外卖市场待开发的空间也不容小觑。根据研究公司 Statista的数据,美国在线食品配送市场可能会从2018年的近170亿美元增长到2023年的超过240亿美元。

  “疫情有利于外卖的整体的市场增长,但对整个国内国外行业格局的影响不太大”,调皮电商创始人冯华魁指出,从外卖平台来说,最大的成本在于人力,可能营销也占一部分,属于第二大成本支出,第三大的部分就是系统的开发运营。

  高速增长并不意味着就能成为盈利支柱。以Uber为例,一季度财报还显示,Uber Eats业务息税摊销前利润为-3.13亿美元,较去年同期进一步扩大1%;相较之下,Uber的核心出行业务已经实现运营盈利,一季度实现息税摊销前利润5.81亿美元,同比增长超过200%。

  烧钱换市场,仍然是当前行业的普遍打法,这或许也解释了并购潮涌现的原因。“外卖平台之间的毁灭性竞争开始!”在Just Eat Takeaway收购Grubhub之后,德国《经济周刊》在报道中指出,这一交易反映出“后疫情时代”或将出现外卖平台并购潮。

海量资讯、精准解读,尽在新浪财经APP

责任编辑:张玫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